欢迎来到短句网,最全的爱情伤感短句,经典短句,及各类搞笑、个性唯美短句.欢迎收藏本站!
励志 | 爱情
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: 短文学 > 散文随笔 > 文章内容

一个赌徒的历险日志

作者: admin610456 来源: 未知 时间: 2020-02-03 阅读:
  我本是个良民的。自从5年前的一次次当俱乐部的观众后,我就一步一步的成为合格的赌徒了。在此之前,我对于赌博是深恶痛绝的,我以为那是懒惰的积极表现。学生时代我曾用了最犀利的文字讽刺那些沉迷赌海的惰性分子。
  那一年,我搬新家了,因为年轻,资力不够,只能住酷热难耐的顶楼,虽然如此,但总算有了自己的窝,还是很高兴的。楼下的职工俱乐部热闹非凡,我经不住暑热的煎熬,更经不住楼下同事们的欢声笑语的诱惑,一个良民,就此成了看客。我因他们的喜怒哀乐而改变着心情,怎么也没有隔山观虎斗的平静,总是为某一方怄气或是高兴。我知道自己是同情弱者的。因为那些让我怄气的,总是在一段时间内给他们的战友发“工资”,我在一旁观战,就像孩子看战争片一样,老是希望奇迹发生,感受反败为胜的兴奋与喜悦。其实很多时候,我都是很失望而又很留恋的离开茶室。
  看的时间长了,感觉自己似乎比那些亲自操作的人还要能耐得多,就有了冲锋陷阵的冲动和欲望。心里嘀咕,若是我,这一回合定能杀他们片甲不留。那种跃跃欲试张狂的表现了出来,我开始对我所关注的同事指手画脚了,有些像教授指点迷津的沉着与老练。旁的人总要说:“皇帝不急太监急!”“干脆来一把!”
  我是那种“会弹(谈)不会纺”的人么?不就是玩牌吗?谁不会啊?我要是真上场了,你,你们都通通的给我投降吧!
  我终于披挂上阵了。其实第一次的赌资不大,说出来你也要笑话:人民币一元、两元、三元。我很喜欢战友们的幽默风趣,他们从不说钱,而是用了音乐里的音符“do”“re”“me”称呼我们的活动美名。我更高兴听他们讲一些与麻将自然天成的生活经典故事。我很是欣赏他们语言艺术,更羡慕他们生活情趣的高雅了。我对赌博怎么也讨厌不起了,甚至有些迷恋了。
  我的战绩很不好很不好。回想起来,我似乎没有立过战功,一次也没有让对手们缴械投降,我老是在玩牌的过程中和他们嬉笑,开心的耗费暑期。也就没有每日盘点、清查盈利还是亏损。感觉时间里只有麻将与快乐。
  麻友们都乐意和我同生死共命运了。因为,我除了给了他们不等的“奖金”,还有我油嘴滑舌的言子儿。我很得意,在同事们的熏陶下,我的悟性极其高!我能举一反三,我还能自编自演。我又很自卑,因为我没能学得一丁点玩牌技巧,我怎么就不能进行思维的迁移呢?
  终于,赌资有了一个新的台阶。麻友们都说,生活水平提高了,赌资也应该是表现形式之一,于是,我们的活动美名改为“me”“so”“do”。我很清楚的记得,新活动开始的那一场战斗,我是满头大汗,两股战战。我知道自己的玩牌纯属娱乐,而今的赌资已经不能允许我吊儿郎当了。我颤抖着双手从战场上拼杀下来,第一次对兜里的人民币进行了盘点,我很兴奋,我竟然是赢家!真是难得。当即我大宴宾客,觥筹交错,良好的开端是成功的一半!庆功酒的余香似乎到现在也还在房梁上萦绕。
  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。赌资逐次提升,我也因此一度骄傲自己的生活似乎已经达到了小康,除了敷衍塞责的工作,便是悠闲自得的“娱乐”,也就时常有塞过活神仙的优越感,尽管我在长城边上拼得筋疲力尽。
  渐渐的,与麻友们的对话几乎没有了。沉闷的战斗没有一丝生气。我已经笑不出来了。我的人民币源源不断的流向麻友的口袋,我的名字已经具备了好几个国家的籍贯了——这些都来源于网上搜索的名字,一股脑儿的扣在了我的头上:韩国名金得书(经得输)、俄罗斯名舒斯尼娃(输死你娃)、美国名约翰约森(越陷越深)、中国官衔扶贫主任……他们的人云亦云不为我所称道,干脆给自己一个很有历史渊源的名字——宋百龄(送百零),推算起来。我应该是宋氏家族的人,和新中国的国母宋庆龄应该是非同一般的关系。战友们乐意我的创新,更乐意我给他们不定的“奖金”。
上一篇:醉美三王峪,山水好风景 下一篇:关于孤独的谈话

相关阅读

文章列表

最新消息

欢迎收藏
我们的努力,只为得到你最好的认可,请认准我们的网址。
友情提示: 喜欢我们网站的人,请收藏我们网址,以便下次更快捷进入,了解更多精彩的文化。